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

    4.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本報記者 鄒強

      本輪疫情發生以來,蘇州全城上下爭分奪秒、全力以赴,在疫情防控阻擊戰中,涌現出許許多多眾志成城、共抗疫情的動人場景。

      事實上,蘇州抗疫自古有之。本期“故事蘇州”欄目,我們與大家一起回眸歷史長河中的抗疫故事和感動瞬間。

      古代抗疫凡人善舉也從不缺席

      “在現存古代史志的‘祥異’卷目里,記載了蘇州歷史上發生過的大災大疫。”蘇州市地方志辦公室二級調研員陳其弟對舊志進行一番梳理統計后發現,被確切記載下來的蘇州疫情,共有60次。最早可上溯到漢代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最晚在清朝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

         陳其弟在撰寫相關文章。<br>   記者 倪黎祥攝

      陳其弟在撰寫相關文章。記者 倪黎祥攝

      在各種疫情記載中,死亡率最高的疫情,要數明代正德五年那次。據《乾隆吳江縣志》記載,明代這場瘟疫導致江南地區“死者居半”,可見疫情之重。在舊志記載中,有的疫病傳染性極強?!肚墙h志》曾記載明代崇禎十四年發生的一次疫情,市民只要呼吸到患者散發出來的氣體就會染病。

      面對疫情,除了政府出面組織抗疫外,地方群眾也紛紛“出列”,出錢出力,盡力呵護一方,共克時艱。

      據《海虞別乘》記載,在明代萬歷十六年的一場大疫期間,常熟一帶的大戶人家錢家,毫不猶豫地拿出家里的糧食,分發給饑民、難民,還出錢為無力辦喪事的人家處理后事,不惜代價。

      崇禎十四年,大旱連著大疫,又加上秋蝗肆虐,江南一帶“民大疫,死者相枕藉,斗米銀三錢”,饑民以榆皮為食,街頭到處是棄嬰。這時,昆山邑紳王永祚站了出來。據《光緒昆新兩縣續修合志》記載,王永祚招募了數十名無依無靠的老嫗,拿出數十間房屋,給衣給食,讓這些孤老負責收養棄嬰,給孩子們喂飯、洗衣。等到當地麥熟時,再把這些棄嬰送還各自的父母。這些孩子因此都活了下來。

      另據《乾隆長洲縣志》記載,在清代康熙年間的一場大疫中,村民遍染,人不敢叩門。張家港人張士隆挨家挨戶親自登門發放抗疫藥品,還拿出家里的余糧,救活了很多人。

      凡人善舉最動人。據陳其弟介紹,在古代抗疫期間,很多有識鄉紳、地方賢達會挺身而出,向困難群眾施粥、施藥,出錢雇人為逝者處理后事,竭盡所能為社會做抗疫公益活動。凡此種種,都體現了蘇州人骨子里“兼濟天下”的胸懷和氣度。這與范仲淹“先憂后樂”、顧炎武“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所倡導的責任擔當意識,也是一脈相承的。

      吳門醫派在抗疫中功不可沒

      今年2月,蘇州市中醫醫院藥劑室里,匆匆走出一群穿著紅馬甲的中醫藥人。他們將一袋袋新冠肺炎預防中藥湯劑送往千家萬戶。本輪疫情發生以來,蘇州堅持中西醫結合、中醫藥并用,從預防、治療、康復等環節著手,助力全面抗疫。其中,集中隔離點相關人員的中醫藥總體使用率達99.7%。在此過程中,吳門醫派特色治療可謂功不可沒。

      “蘇州自古多名醫。據資料統計,吳中歷代醫家有1200多人,其中醫官、御醫百余人。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就曾在其游記中寫道:‘蘇州城有許多醫術高明的醫生,善于探出病根,對癥下藥。’”陳其弟介紹,“每次疫情,蘇州醫家從未置身事外。明清兩代,一大批吳中名醫潛心傳染病學研究,在大量臨床實踐基礎上著書立說,逐漸開創了溫病學派。代代醫家傳承發揚,最終匯聚成吳門醫派。在傳染病學研究中,王履、吳有性、葉天士這3位吳門名醫具有典范意義。”

      史籍記載,生活在元末明初的昆山醫家王履,被認為是溫病學派的肇始者。在他以前,醫家普遍把瘟疫視為傷寒,用張仲景傳下來治療傷寒的辦法來治療瘟疫。王履則根據臨床實際,提出傷寒和瘟疫是兩種不同的疾病,不能混為一談。

      2013年上映的國產電影《大明劫》中,有一位在明朝末年為明軍士兵治療瘟疫的江湖游醫吳大可。他在實踐中發現,瘟疫并不是從皮膚侵入,而是通過口鼻呼吸傳染,并據此定下治療方案。這位醫生的原型,就是“溫疫學派”的創始人——吳縣人吳有性。面對史無前例的大瘟疫,吳有性在臨床診療中推究病源,潛心研究,寫下《溫疫論》一書,開我國傳染病學研究的先河。“在這部書里,吳有性首次提出‘戾氣’致病的觀點。”陳其弟說,“他認為,瘟疫的傳播途徑是看不見也摸不著的空氣,也就是病毒通過呼吸道傳播。這在世界傳染病醫學史上是一個偉大的發現。”

      清初的蘇州名醫葉天士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上,進一步劃清了溫病和傷寒的界限。他在《溫熱論》一書中,明確記載了溫病的發病規律和治療原則,并對危重急癥患者給出獨辟蹊徑的治療方案,從而拯救了很多垂危病人的生命。

      “從舊志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吳門醫派為抗疫所作的貢獻。”陳其弟表示,早期人們對急性傳染病的認識并不明確,史書上通常稱為“大疫”“疫癘”“疫痢”,究竟屬于何種疾病,難以查考。但到了清代和民國年間,隨著吳門醫派在江南地區的開枝散葉、守正創新,人們對于疫情的認識,已經逐漸清晰。有的志書上已經指出所發瘟疫的名稱。在《乾隆吳縣志》《道光璜涇志稿》《民國垂虹識小錄》中,就對3次疫情的病名進行說明,分別是痘癥、蛛蜘瘟、吊腳痧,具體癥狀在書中也有詳細記載。

      全民抗疫是“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傳承和發揚

      文字記載的古代抗疫,在光影記錄的現代珍貴史料中也得到佐證。通過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現代人真切地觸摸歷史,感受歷史長河中那些驚心動魄的抗疫瞬間。

      “在我收藏的老照片里,有一些新中國成立初期蘇州開展愛國衛生運動和消滅血吸蟲病的照片,反映的就是抗疫故事。”近日,在蘇州山塘街譚金土老照片收藏館里,館長譚金土小心翼翼地向記者展示著他的藏品。

      身為文史學者的他,從1998年開始,就醉心于收集和收藏老照片。他利用業余時間,足跡踏遍國內各大城市的古玩市場。功夫不負有心人,積20多年尋覓,他收藏了大大小小各類老照片五萬多張,數量相當驚人。

      “你看,這些是蘇州開展愛國衛生運動的老照片,拍攝于上世紀50年代,非常珍貴。”譚金土指著3張泛黃的8寸照片對記者說。1952年春,在黨中央的領導下,全國各地迅速掀起群眾性衛生運動的新高潮,蘇州人民也踴躍參與其中。

      在老照片里,蘇州全城動員,居委會大媽搖著銅鈴滿大街喊宣傳口號。穿著短褲的大爺拿著竹掃把清掃大街。人行道的路面是用碎石鋪砌的,掃起來頗費力氣。路邊有一只缸缽,是當時專門用來吐痰的。在居民家里,男女老少齊上陣,一起動手翻箱倒柜、角角落落搞衛生。小伙把木格窗卸下來,又抹又擦。圓臺方桌的臺面和桌腳,被擦洗得一塵不染。家里的竹榻搬到天井里,長辮子姑娘提了開水直接澆上去,燙死藏在竹榻縫里的虱子。

        譚金土收藏的防疫系列老照片?! ?lt;br>  記者 倪黎祥攝

      譚金土收藏的防疫系列老照片。記者 倪黎祥攝

      “我收藏的消滅血吸蟲病的老照片,大概有一百多張。前陣子,這組照片還被拿去參加過有關部門組織的防疫主題展覽。”譚金土告訴記者,上世紀40年代,江南地區的血吸蟲病尤為猖獗,疫區居民大量染病、致死,導致田地荒蕪、滿目凄涼。新中國成立后,在黨中央領導下,一場消滅血吸蟲病的群眾運動在江南地區轟轟烈烈地開展。

        譚金土展示一張新中國成立初期蘇州開展消滅血吸蟲病的老照片。<br/>  記者 倪黎祥攝

      譚金土展示一張新中國成立初期蘇州開展消滅血吸蟲病的老照片。記者 倪黎祥攝

      老照片無聲“講述”著抗疫往事。江南地區廣泛開展消滅血吸蟲尾蚴的中間宿主釘螺的運動。群眾對查出的釘螺,采取藥殺、鏟除、深埋、結合農田水利建設等種種方法予以消滅。僅當年的吳江縣,就查出并消滅釘螺面積達84208250平方米。同時,醫護人員在疫區開展普查,對血吸蟲病患者給予對癥治療,并對有血吸蟲蟲卵的糞便進行專業消殺,杜絕糞便污染水體。各級醫務人員、衛生防疫站的工作人員,制作宣傳掛圖,下鄉進村,告訴群眾血吸蟲病的傳播途徑,教育農民在下田干活時,要避免被釘螺里的尾蚴叮咬。在其中一張老照片的背面,寫著這樣一句話:“舊社會荒田荒塘、釘螺叢生。新中國消滅釘螺,魚蝦滿塘。”

      譚金土說:“當我們看到這些老照片時,會對當年黨和政府的組織動員能力以及人民群眾的積極參與抗疫而發出由衷贊嘆。”

      “本輪疫情發生以來,人民群眾積極投身到防控一線,構筑起抗擊疫情的銅墻鐵壁。這就是蘇州人骨子里‘一方有難,八方支援’優秀傳統的傳承和發揚。有了這種精神,蘇州必將快速奪取疫情防控的最后勝利。”陳其弟如是說。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梅林殘荷
      紅梅贊
      踏青賞花享春光
      翻盆忙
      “穿越者”做核酸
      “安全式”閱讀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