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

    4.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2021年4月27日《蘇州日報》A05版

      1949年4月26日,解放前夕的蘇州“天已微明”,在閭邱坊巷的吳縣電訊局,機務員胡福林突然監聽到一個至關重要的電話:國民黨潰逃前要炸毀電訊局——

      “這場通訊保衛戰必須贏”

      吳縣電訊局舊址。(季琳供圖)

      蘇州市姑蘇區閭邱坊巷內,有一幢三層青磚墻小樓,這里是吳縣電訊局舊址。1949年4月26日,蘇州解放前夕,電訊局機務員胡福林和他的幾位同事,就是在這幢小樓里,與國民黨官兵斗智斗勇,赤手空拳保衛了電訊局。胡福林從十幾歲進入電訊局到退休,工作了整整半個世紀,是局里的技術“活檔案”。如今,胡福林已離世,我們通過他的女兒胡月珍的講述,仿佛又回到那個驚心動魄的夜晚。

      胡福林當年的工作證。

      局長的特別叮囑

      解放前的蘇州,全市只有1200部電話,電話線路設置、保證線路暢通、通訊線路維修都歸電訊局管,吳縣電訊局因此成為了國民黨軍事電話的“中轉站”。

      胡月珍說,1949年4月26日,父親像往常一樣從家里騎著自行車去局里值夜班。當天晚上在電訊局值夜班的一共有6個人,話務員尤金南、談水英在二樓的交換室,還有搶修臺的薛桂生、電力室的王常德、傳達室的朱招生,父親胡福林則在長途測量臺。測量臺是整個電話網線的“心臟”,任何電話線路都要通過測量臺。

      交接班時,原吳縣電訊局局長兼總工程師章祖偉把胡福林叫過去,關照他當天值夜班要特別當心,并注意兩件事:一是準備好搶修用的材料,發現線路問題及時調度;二是加強監聽,一定要保持楓橋前線和城防指揮部通訊通暢,特別是上海南京那條線。胡月珍說,局長的叮囑讓父親他們預感到蘇州的“天快亮了”。他們幾個明確分工,注意各方動向,其中兩人上到屋頂觀察西面楓橋前線動情。遠處槍聲炮聲不斷,街上有人跑來跑去,胡福林集中精神監聽電話。

      胡福林在電訊局工作照(右邊坐于桌前者)。(胡月珍供圖)

      “父親回憶,當時他們還接到國民黨城防司令部打來的一個電話,威脅如果不接好城防司令部的電話,當心掉腦袋。”胡月珍介紹,晚上6點半,一名國民黨軍少校帶著一班士兵進駐電訊局,對話務員進行嚴密監視??粗麄儤屔狭粱位蔚拇痰逗脱飫e著的手榴彈,空氣中頓時彌漫起一股緊張氣氛,“電訊局屬于半機要部門,但有國民黨士兵進入,那還是第一次”。

      那名少校一進門,便問總機在哪里。一樓的工作人員說在樓上,他們就上了樓。在交換室,這名少校態度相當兇狠,命令尤金南、談水英不準偷聽軍事電話,否則立即殺頭。這名少校對電訊常識一竅不通,其實是個“紙老虎”,來去的軍事電話,尤金南聽得一清二楚,胡福林在樓下的測量臺也聽得明明白白。

      27日凌晨,城外的炮聲越來越響、越來越近。吳縣電訊局里,滸墅關、楓橋、望亭、上海、南京這幾條線路的電話也越來越密集,都是軍事電話,多是國民黨方面有關“堅守鐵鈴關”“與城共存亡”的命令。樓上的國民黨軍少校聽著炮聲,還在“忽悠”尤金南他們:“這些炮都是我們打的,共產黨哪來的大炮呀?”

      樓下4個人都集中在測量臺,胡福林一監聽到消息就悄悄告訴其他人。當時有個電話是城防司令部打給上海方面的,上海那邊說援軍已到昆山,要他們再堅持,國民黨城防司令部告訴上海這里“吃不消了”。那時,胡福林他們就知道,解放軍就要進城了。

      凌晨3點左右,胡福林監聽到了城防司令部打給坐在交換室那名國民黨軍少校的電話:“鐵鈴關守不住了,趕快向婁門方向撤退,電訊局守得住就守,守不住就炸掉!”

      6人巧護“心臟”

      據胡福林記述,他聽到這個電話,心里一驚:測量臺是“心臟”,一旦炸掉,那怎么得了?他立刻放下聽筒,跟大家商量。雖是心急火燎,但兩三分鐘內,胡福林幾人便想出了應對辦法:國民黨兵有槍有炸彈,他們赤手空拳,不能硬拼,只能利用國民黨軍少校對電訊不懂這一情況,把最重要的測量臺“藏起來”,跟他們玩“躲貓貓”。于是,大家一起動手,將測量臺電燈關掉、拉上窗簾,再用插銷將門窗插牢,用重物堵上。如此一來,在漆黑的夜里從外面看,外人很難辨別。

      樓上交換室里,兩個國民黨士兵慌忙之中,用槍托在通訊設備上亂砸一通,臨走前,還順手拿走了桌上的掛表和聽筒。來到樓下,國民黨軍少校問他們電訊局哪個地方最重要?胡福林他們兩手一攤,稱“不清楚”。天色漸漸亮了,國民黨士兵急著要往婁門方向逃,便在電訊局門口拉著一個正來上班的門衛給他們帶路??磭顸h士兵走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氣,趕緊回去修理被砸壞的機器,不一會兒工夫,便恢復正常工作了。

      “父親監聽到的這個電話,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至關重要。如果沒有掌握這個關鍵信息,萬一被國民黨炸毀通訊設施,不但會影響解放進程,而且蘇州解放后的電話線路就無法正常運行。”胡月珍說,父親的工作是監聽電話是否通暢,但是并非每分鐘都聽,當時如早一分鐘或晚一分鐘,都可能錯過這個電話。“這可能是冥冥之中注定了我們解放軍得以順利進城,解放蘇州。”胡月珍說。

      胡福林指著自己的老照片。

      這6位吳縣電訊局職工,在那個特殊的夜晚,不顧個人安危,成功保衛了電訊局,為蘇州解放作出了不可估量的貢獻。1959年4月27日的《新蘇州報》推出紀念蘇州解放十周年專版,記者初文以《保衛電訊局》為題,報道了這個故事。此后,胡福林再也沒有提起過關于監聽到那個電話的相關細節。蘇州解放五十周年前夕,《姑蘇晚報》開設了《回眸蘇州解放的日子》專欄,需要搜集迎接蘇州解放時散落在民間的真實故事。時任姑蘇晚報總編輯的凡曉旺,囑咐晚報記者胡月珍,約請她的父親胡福林和王常德、尤金南、談水英等4位親歷者,到閭邱坊巷電訊局原址,現場講述事情經過?!侗O聽到一個重要電話》一文刊登于1999年4月8日《姑蘇晚報》。

      記述

      上午剛修復下午又被炸

      胡福林回憶摘錄手稿照片。

      1949年4月27日早晨五六點鐘左右,解放軍從平門進城,解放了我們蘇州城,國民黨軍隊分兩路撤離蘇州,一路沿滬寧鐵路線向上海方向撤退,另一路向浙江方向撤逃。我們電訊局當時在全體值班人員的保護下,局內整個通訊設施完整地保護了下來,僅機口面板有一些小的破壞,沒有影響我們市內通訊正常工作,但是我們長途通訊線路通向上海方向的線路已全部中斷。

      當時國民黨飛機沿滬寧鐵路線進行狂轟濫炸、機槍掃射,目標是鐵路橋、軍用運貨列車和我們的通訊線路。電訊局也組織了一個由線務員組成的搶修隊搶修線路。由于國民黨飛機瘋狂的轟炸掃射,無法進行搶修。昆山解放后,先遣部隊通訊連立即進駐電訊局,一個高個子軍官通訊連連長姓藤名紹根,帶領副連長和通訊兵,來到我們線路測量臺,和我們一起合作工作。首先將蘇州至昆山通訊線路搶通,但是由于國民黨飛機轟炸掃射一天也沒有停過,搶修隊天天要搶修,上午修復下午又被炸。我們長途測量臺幾個人都堅守崗位,特別本人和劉鏡心日夜輪流值班,協作配合將被破壞的通訊線路及時調通,確保不影響軍方通訊聯絡,直至上海解放,華東軍區(南京軍區)與上海司令部固定用兩條電訊線路為軍方通訊線路。上海解放不久,沒有幾天,藤連長和副連長來到我們測量臺與我們告別,藤連長握著我的手說:“我們代表上級領導感謝你們蘇州電訊局,特別你們測量臺全體工作人員為我們解放上海作出的貢獻。”中午還邀請我到他們連隊吃了一頓大鍋飯,有塊紅燒肉非常好吃。藤連長分別時握著我的手,對我講:“你的貢獻,你對我們的幫助起了關鍵性的作用,已向你局領導作了匯報。我們再見吧,我們握手告別。”

      ——胡福林《真實的回憶》

      史錄

      護廠護校迎接解放

      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人民解放軍取得了遼沈、平津、淮海三大戰役的勝利,國民黨在長江以北的軍事力量全線崩潰。迎接蘇州解放,成了中共地下黨的中心任務。1949年1月,蘇州中共地下黨發動黨員和可靠群眾打入敵人內部,控制機關、學校、工廠“應變委員會”的領導權;團結廣大工人、學生、市民堅守崗位,堅持生產;成立“護廠隊”“工人糾察隊”等組織,同國民黨的破壞陰謀作斗爭。4月中旬,中共蘇州工委書記張云曾和馬崇儒、惠志芳、汪榮生等,在喬司空巷志成小學內成立了護廠護校迎接蘇州解放臨時指揮部。

      電訊局、發電廠和面粉廠是國民黨軍隊在逃跑前要破壞的重點單位。電訊局地下黨員陳冠倫團結一批積極分子,掌握“應變委員會”領導權,重點做好爭取局長章祖偉的工作,規勸其保護好國家財產。章祖偉團結全局員工,拒絕上司關于拆除部分載波機轉移的命令,并請工商自衛隊駐局保護。4月26日,敵城防指揮部士兵突然竄入機房圖謀破壞,全體話務員不畏強暴,挺身而出保護機器,終于使電訊局完好地交還人民手中,保證了解放后通信的暢通無阻。

      (蘇報記者 錢茹冰)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家門口的健身場
      清明網上祭英烈
      堅守崗位
      熱心市民自制溫情告示
      一起向未來
      下沉一線筑牢防線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