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

    4.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韓樹俊展示一位作家題寫的“高墩弄舊事”。記者 葉永春攝

      韓樹俊展示一位作家題寫的“高墩弄舊事”。記者 葉永春攝

      本報記者 葉永春

      聽說77歲的韓樹俊要寫書,那些數年甚至數十年未見面的老鄰居,陸續與他取得聯系,向他提供各自記憶中的許多片段。實際上,韓樹俊已出了數十本書了,為何偏偏這一本勾起了老鄰居們的話頭?主要還是“高墩弄”三個字。

      高墩弄,曾是蘇州城南一條不足200米長的小弄堂,總共13個“門堂子”,且已消逝31年了,而恰恰是這條小弄堂,承載著一群老蘇州人難以再現的生活印跡。韓樹俊寫書,也是想再現一個濃縮的老蘇州。

      打卡“高墩弄”

      打開手機地圖,搜索“高墩弄”,結果指向閶門內專諸巷里的一條小弄堂。而韓樹俊所說的高墩弄,位于蘇州城南,確切地說,在如今烏鵲橋的東南方向。不過1990年因烏鵲橋路拓建,高墩弄已被拆除。據《滄浪區志》記載:“高墩弄位于烏鵲橋東南,北口在十全街,曲折向南與羊王廟(弄)、長虹弄交會。原有瓦礫高墩,故名。”

      今年4月30日,有一群人在烏鵲橋東南角一處餐廳相聚,隨后到烏鵲橋上合影留念,他們聚會的主題為“高墩弄撤弄31年 發小重聚紀念”。照片上是韓樹俊與他的十多位發小,如今大多已鬢發斑白。

      那次聚會,因烏鵲橋和那座餐廳而更具意義。烏鵲橋,韓樹俊等打小時候起,就不知走過了多少遍,沒大變化;而那座餐廳,在他們的記憶中,正好處在高墩弄的弄堂口。

      記憶中的高墩弄是什么樣子?在韓樹俊家的墻上,掛著兩張舊照。一張是他4周歲時隨父母從橫涇搬入蘇州城那年的留影,拍照的地方就在高墩弄南邊的羊王廟,照片上他身穿童子軍制服,面前是片菜田,背靠著一條小河,河對岸是低矮的民居。另一張舊照,是韓樹俊36歲結婚時的留影,照片上窄窄的小弄,迎親隊伍迎面而來,喜氣洋洋。

      搬家至高墩弄那年的合影,左一為韓樹俊。韓樹俊供圖

      搬家至高墩弄那年的合影,左一為韓樹俊。韓樹俊供圖

        韓樹俊結婚當天,攝于高墩弄。

      韓樹俊結婚當天,攝于高墩弄。

      搬家和結婚,只是韓樹俊在高墩弄近半個世紀生活中的兩個小小的片段。在他的記憶中,那條窄窄的,不足200米長,只有13個“門堂子”的小弄堂里,有著太多太多的故事。

      韓樹俊寫書想說的,就是那些故事。

      再說“高墩弄”

      早在三年前,韓樹俊寫過一篇散文,名叫《高墩弄舊事》。他將散文發表在雜志上,還收錄在自己的散文集中。

      那篇散文講述了高墩弄里的一些人、事、物,引起了一些讀者的共鳴,無論他們是不是蘇州人,在不在蘇州。其中有位從未到過蘇州,與韓樹俊并不相識的大連的老師,對《高墩弄舊事》中描寫的“三輛車”很感興趣,特地寫過一篇評論文章。

      高墩弄的一天,就是從“三輛車”開始的,它們是水車、糞車和垃圾車。“弄堂口有個老虎灶,一大早要去羊王廟那邊的河里打水,水車的車輪是木質的,在碎石子路上滾過,‘轟隆隆轟隆隆’,很有節奏;回來時水車裝滿了水,聲音的節奏變慢了,也沉悶了一些。過不多久,就是糞車經過的聲音,家家戶戶把馬桶拎出來,把晚上的排泄物倒進糞車,還有‘嘩嘩嘩’的刷馬桶聲;再過一段時間,垃圾車來了,會有‘叮鈴鈴’的搖鈴聲,通知大家出門倒垃圾……”時隔數十年,再說那“三輛車”,韓樹俊所描述的一幅幅畫面,仿佛就在眼前。

      “在蘇州,像高墩弄這樣的弄堂太多了,高墩弄又說不上漂亮,也不雅致,甚至因為‘三輛車’,地上不管晴天雨天一直濕答答而被人稱作‘閻王弄’。高墩弄很短很窄,沒有深宅大院的大戶人家,大部分是平民百姓,有補套鞋的,有挑醬油的,有賣水果的,是非常非常普通的一條小弄堂。而一條小弄堂,就是一個小社會,是舊時蘇州的一個縮影。”在這個“縮影”中,有鄰里溫情,比如韓樹俊家沒有水井,要去對門“承楠哥哥”家打水,為此“承楠哥哥”家長期不關門,而一到過年,他家會買來糕點貼上紅紙,送到“承楠哥哥”家,感謝一年來的送水之情;“縮影”中有對多元生活的包容,韓樹俊記得,左鄰右舍為數不多的“門堂子”里,有來自貴州的,有來自浙江的,有來自湖北的,租戶也是來來走走,各自背負著不同地域和不同時期的鮮明印跡;“縮影”中更有歷史跌宕時期的點點滴滴,其中韓樹俊印象較深的,有類似于小品《主角與配角》中,扮演者朱時茂與陳佩斯之間的“正面人物”與“反面人物”的對決……

      再說“高墩弄”,韓樹俊像是打開一卷存放多年的膠卷,隨著膠卷伸展,弄堂里的故事,也沿著時間線向兩端慢慢延伸。

      留住“高墩弄”

      韓樹俊做了一輩子教師,退休前,他出的數十本書都和教學有關。退休后,他才有時間寫寫自己,陸續出了幾本書。為“高墩弄”寫書的想法,是什么時候產生的?韓樹俊說不上來,不過兩年前,他請一位作家為“高墩弄舊事”題字,或許就是內心深處一個情結在不經意間的表露。

      如今,韓樹俊將那位作家題的字取出,張貼在書桌旁的墻上,提醒自己抓緊時間。按照時間表,他準備在明年上半年完成初稿,今年年內得先完成數萬字的“小樣”。需要補充的故事怎么來?內容的框架怎么搭?兩大難題,韓樹俊一提起,急得握緊雙拳,連喊兩聲“我要趕趕趕”,又端起剛泡的咖啡,喝一大口提提神。

      或是機緣巧合,今年年初,在與兩位發小喝茶時,彼此聊起“高墩弄舊事”,韓樹俊提到了出書的決定。不久,經過發小幫忙打聽聯絡,陸續又找到了一部分同在高墩弄住過的同齡人,促成了今年4月30日的那次聚會。在那次聚會上,韓樹俊為“高墩弄舊事”寫書的想法得到了更大的支持。有人通過回憶,為原有的故事補充了大量細節;有人連夜回憶成文,請家人審定無誤,發給韓樹俊。正是有老鄰居們的支持,韓樹俊獲得的故事,變得更豐富。同時他希望尋找到更多老鄰居,讓故事內容變得更豐滿,比如韓樹俊比較牽掛的開過“營造廠”的那戶老鄰居,他家人口多,在高墩弄住的時間長,所知道的故事肯定更多。

      書寫高墩弄,還得“回”到高墩弄,正是有老鄰居們幫忙,拉近了韓樹俊和高墩弄在時間上的距離。“高墩弄舊事”起筆寫點啥?韓樹俊的眼前浮現這樣一幕:窄窄的弄堂,兩邊是矮房,一只貓從一邊屋頂探出頭,突然一蹦,從人的頭頂躍過,落在另一邊。

      “這是曾經居住在高墩弄的人們,最熟悉不過的場景。這樣的場景,包括那‘三輛車’,隨著時代發展,現在的人已經很難看得到了,但那的的確確是曾經的蘇州,也是蘇州的歷史。”韓樹俊和他的老鄰居們所要述說的高墩弄故事,必然將是蘇州城市變遷的歷史脈絡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掃碼看  更多相關內容

      掃碼看更多相關內容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天臺有故事
      靚麗農路
      園林寫生 留住秋色
      抓緊收購秋糧
      慈善文化新地標
      橋上的風景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