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

    4.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 編者按

      10月15日,由蘇州市職業大學主辦,蘇州石湖智庫、蘇州人大智庫、蘇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辦公室、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蘇州分院承辦的2021“智匯蘇州”第四期學術沙龍在蘇州市職業大學干將路校區蘇州社科之家舉行。

      本次沙龍以“傳承蘇州非遺文化 賦能新時代大運河蘇州段文化帶建設”為主題,邀請了蘇州大學教授袁牧,蘇州工藝美術研究院院長馬建庭,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蘇州玉雕)代表性傳承人、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正高級工藝美術師楊曦,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醫傳統制劑方法(雷允上六神丸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李英杰等多位重量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傳承人展開交流研討?,F特刊發專家和非遺傳承人的觀點,以饗讀者。

      非遺保護和轉化要傳承文化基因

      □ 蘇州大學藝術學院教授 袁 牧

      我國的非遺保護走過四個階段。2012年至今是“后申遺時代”的穩定和反思期,“生產性保護”成為學術探討的主題詞,非遺的經濟屬性備受關注,文創開發和轉化發展成為熱詞。在對非遺的“生產性保護”和“經濟性轉化”形成基本共識后,在實施非遺保護“轉化發力”過程中卻遇到了新問題。

      首先,手工技藝和數字生產方式的矛盾;其次,個體作坊和現代化流水線產業業態的矛盾;再次,傳統產品形式與當代審美意趣和市場經濟規律的矛盾。那么,現階段非遺保護的主體是什么呢?非遺保護傳承目標中特別提到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這是對非遺保護傳承工作的重要要求。要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建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和凝聚“精神力量”,已經不是對具體的非遺項目進行保護所能達到的。只有對非遺的文化基因進行保護,才能夠有效地實現《關于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中所提出來的戰略目標。非遺文化基因是隱含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所孕育而成的價值標準、審美情趣、人文形態和造物方式之中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形態和技藝是其肌膚和血肉,而在這些肌膚和血肉中凝集而成的歷史文化、人文形態、審美標準、形式規律、技藝要點等是建構非遺文化基因的基本要素。非遺的外在形態和技藝都會隨著人文環境、審美時尚、經濟波動、生產方式、業態形式、從業人員而不斷變化。而隱含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的文化基因卻不會因為外部的變化而產生變異。凝聚了中華五千多年文明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純正的“文化基因”,是中華文明健康傳續,“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得以建立的保證。為了保證“非遺文化基因”的純正性和當代轉化的適用性,需要從文化意涵、形態樣式和造物方式這幾個方面對其進行保護和轉化。

      QQ截圖20211026145541

      做好非遺保護傳承蘇州很有底氣

      □ 蘇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辦公室主任 費 巍

      蘇州非遺保護在全國處于比較領先的地位。領先主要體現在幾個方面:第一個就是項目和傳承人在全國同類的城市中是在前面。我們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6項,國家級非遺33項,國家級的代表性傳承人50名,有省級的124項,代表性傳承人43名。蘇州市級的有172項,代表性的傳承人464名。第二,頂層設計以及政策法規,還有相關政府的規范性文件等也非常健全。第三,在資金保障方面,市委、市政府確實是非常重視傳統文化的保護,所以,在資金這一塊給予的保障也是在全國同類城市中處于領先的水平。我們也沒有理由做不好蘇州非遺的保護和傳承工作,我相信蘇州非遺保護和傳承工作必然能夠形成發展新格局。

      非遺文化發展要靠傳承人靜心創作

      □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蘇州玉雕)代表性傳承人 楊 曦

      創新帶來了市場的發展,有了更大的一個行業的發展,包括后期的行業協會的成立,行業協會成立以后,對于整個行業本身的推動,是有重要意義的。這幾年由于市場的因素,不管是從業人員也好,還是工作室也好,慢慢在減少。但其實這也是個雙刃劍,在市場不好的前提下,從業人員可以靜下心來思考創作。另外,從發展的角度,蘇作玉雕在于兩個方面,首先是將作品創作做好,盡量做成符合時代審美的作品,能夠代表現在時代的風格;還有就是非遺傳承的問題。在非遺傳承方面,要有一種持之以恒的態度,要堅持一輩子做這個行業,很希望有這樣一些年輕人,愿意一輩子做玉雕,那么,我們也很欣慰手中的這種非物質文化技術能夠傳承下去,這樣,蘇州玉雕的發展未來可期。

      中醫藥非遺傳承重在守正創新

      □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中醫傳統制劑方法代表性傳承人 李英杰

      大運河畔的雷允上集團繼承了中醫藥文化的健康智慧,其經典產品六神丸在百年歷史傳承中也始終煥發著中醫的旺盛生命力。雷允上集團是非遺六神丸重要保護及生產示范基地,對非遺六神丸的活態傳承也有著自己的保護規劃。

      雷允上追求原料道地,堅守古法炮制,傳承水飛工藝套式研磨,力求精心打造每粒藥丸,做到極致,傳承非遺技藝,堅守匠心品質。制定內控標準,注重管理投入,建立藥材溯源控制系統,保證產品質量,秉承祖訓、匠心傳承。守正創新、科研發展,在新冠病毒暴發后,雷允上集團積極與鐘南山團隊合作,發現六神丸對“炎癥風暴”的抑制作用,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同時,雷允上積極賦予老字號新活力,形成了360度的全方位傳承與推廣機制。

      蘇扇的未來發展仍然大有作為

      □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制扇技藝)省級代表性傳承人 陳 琴

      制作最為精良,吳門畫派將中國傳統書畫以文人畫的形式及詩書畫融為一體,大量的描繪在扇子扇面上。文人以手里一把折扇為雅致之事,而民間流傳的坐轎子、搖扇子、榮華富貴一輩子的婚嫁習俗,使得扇子更加作為一種吉祥和美好生活的象征。2006年蘇州的制扇技藝被國務院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目前蘇州制扇行業有蘇扇名人工作室近10家,專業制扇廠近20家。

      作為文化載體的蘇扇,有著獨特的文化收藏價值和把玩價值。我們有責任和義務繼續推動蘇扇文化的保護和傳承,可以說蘇扇未來仍然大有作為。

      讓蘇作手工藝與大運河文明融合共生

      □ 蘇州工藝美術研究院院長 馬建庭

      蘇州是一座建在運河上的城市,城市與運河相依相生,運河水呵護著這座城市,也滋養著這座城市,見證了蘇州地區從原生性古吳文化到繼生性江南文化的滄桑巨變,承載著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璀璨輝煌的江南文化記憶。運河水滋養著蘇式生活及蘇作工藝。蘇州處于聯結各大水道的咽喉位置,經濟的繁榮發展帶來人口的大量集聚,也使蘇州擁有了雄厚的人才資源。蘇作手工藝與大運河文明融合共生,既有眾多留存于今的物質文化遺產,也有傳承于今的活態非物質文化遺產。它們凝聚著歷代匠師的智慧結晶,寄寓著古今江南人文精神,是蘇州民眾精神與情感寄托的重要載體,是中華民族千年文化積淀的重要組成。

      蘇州從江南文化寧靜的后院走向了中國經濟發展的前臺,更迫切需要從保持城市生態的高度傳承好、發展好非遺文化,彰顯其時代價值。在面臨全球化、城市化和經濟轉型發展的背景下,蘇作手工藝要不忘本來,吸收外來,才能更好地面向未來。不忘本來就是保持蘇式文化基因,充分發揮其本真性、示范性和引領性作用;吸收外來就是要努力吸收和借鑒中外藝術創造的一切優秀成果,為當代蘇作手工藝持續發展注入養料和活力;面向未來就是要以民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為出發點與落腳點,立足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使蘇作手工藝更廣泛地走進民眾生活。當今,蘇作手工藝的提升發展主要有三種方式。一種是整體的技藝傳承,即在全面繼承傳統技藝的基礎上實現再提升、再創造。另一種是傳統技藝和現代風格相結合,即用現代審美意識對傳統手工藝進行再創造,使之與現代生活文化相適應。第三種是以現代設計思想和審美理念對傳統工藝形式加以提煉與改造,其中既包括形式與思想內涵的分離與移植,也包括形式與技藝的分離與移植,還包括形式與實用性的分離與移植。

      蘇繡就該像運河的水一樣流向生活

      □ 蘇州市第五批非物質文化遺產“蘇繡”代表性傳承人 府向紅

      一條大運河,一座蘇州城,作為受著運河文化熏陶的一名繡娘,想把蘇繡、運河的歷史文化、風土人情、一物、一景、花草果實,用蘇繡來創新創作一些文創作品,繡出心中的美好。生活繡,秀生活,將對生活的熱愛都繡進了我的作品里。在以蘇州運河十景為主題的刺繡作品中,表達的主題是見物見人見生活。在我看來,刺繡是一門技藝,它的載體應該隨當代人生活習慣的變化而改變。為喜歡茶文化的人繡茶洗杯墊,為喜歡穿旗袍的人量身訂制繡花旗袍,為生活而繡。蘇繡很溫暖,運河的水很溫柔。刺繡,有人說它是一門母親的藝術。運河是母親河,它豐富了人們的生活,滿足了人們的需求,提升了生活的品位。技藝需要文化的賦能,希望蘇繡能夠像運河的水一樣慢慢地流淌,帶到生活的每個角落。

      打造國畫顏料技藝展示平臺

      □ 國畫顏料制作技藝(姜思序堂國畫顏料制作技藝)代表性傳承人 張佰林

      姜思序堂國畫顏料制作技藝,已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當前,姜思序堂國畫顏料有限公司,立足于傳承優秀的文化遺產,弘揚特色的傳統技藝。在時代背景、宏觀政策、市場以及消費群體為導向的前提下,形成了從戰略理念、戰略定位、運作策略到運營模式等一整套創新的、系統的發展模式。在做好產品質量的同時,還建設了技藝展示館,作為企業做大做強最有力輔助,推動國畫顏料制作技藝的傳承與發展。按照“傳承歷史文脈、保護文化遺產、融入生活方式、守望精神家園”的原則,姜思序堂國畫顏料技藝展示館建設將堅持“與手藝傳承相結合、與產業化相結合、與市場化相結合”,著力打造成文化內涵豐富的非遺技藝展示館。展示館以技藝保護、培訓傳承、學校教育參觀為核心功能打造一個非遺技藝展示平臺。

      “蘇硯”應在大運河文化帶中展現活力

      □ 非遺項目蘇州澄泥石刻代表性傳承人 蔡春生

      當下是否有必要著力打造硯雕非遺呢?蘇州在歷史上是硯文化發達的地方,與廣東肇慶和安徽黃山三足鼎立。但現在其實體量是完全不對等的。肇慶的從業人數近10萬。重塑蘇州硯雕形象,其實分兩個部分,首先是一個文化建設,要把那些真正淹沒掉的文化,挖掘出來,使得硯文化成為蘇州文化形象的一個部分。

      第二部分是作品建設,就是要創造出真正高品質有特色的作品,這個是讓蘇州硯雕能夠在國內有話語權。硯臺作為曾經的文房首器,具備文人文化的象征意義,同時硯雕文化作為蘇州工藝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極具底蘊,極為精彩。蘇州硯文化,對于打造江南文化,進行運河蘇州段文化帶建設,都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泥塑文化要擺脫“瀕危”尋求“突破”

      □ 非遺項目蘇州泥塑代表性傳承人 李 冰

      蘇州泥塑是國家級的非遺項目,不過在蘇州,做泥塑的人其實只有個位數,最多就十幾個人,這個項目其實已經非常瀕危。如果蘇州泥塑的非遺技藝得不到傳承,博物館里的作品將是我們所見的最后一批傳統技藝制作的泥人。同無錫泥人的量產化不同,蘇州泥人追求精品,蘇州泥人多以手捏戲文為主,其中以“絹衣泥人”和“塑真”為代表。作為蘇州泥人的非遺傳承人,我認為應當堅持蘇州泥人追求精致的特點,應該以守真守正為主。目前瀕危的非遺項目需要國家給予一定的扶持和保護?,F在,蘇州市政府非遺辦對非遺保護十分重視,在大力宣傳之下,越來越多的孩子愿意接受非遺技藝的傳承,有了年輕血液自然就會有創新的活力。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林中小屋(攝影)
      醉美肖甸湖(攝影)
      “楓”景如畫
      左右開弓
      屋檐流丹
      “家門口”學防火
      他用嘴让我高潮五次

        1. <tbody id="yxbns"><pre id="yxbns"></pre></tbody>
          <th id="yxbns"></th>
        2. <tbody id="yxbns"><track id="yxbns"><video id="yxbns"></video></track></tbody>
          <nav id="yxbns"><sub id="yxbns"></sub></nav>
          <dd id="yxbns"><noscript id="yxbns"></noscript></dd>
          <th id="yxbns"><track id="yxbns"></track></th>

          <tbody id="yxbns"></tbody>
        3. <rp id="yxbns"></rp>